全站搜索
产品搜索
产品详情
产品详情
童领峰
  童领峰

  男,66年出生于安徽铜陵,画家、诗人毕业安徽工程技术学院,中国美院,复旦大学进修,中国美术研究院 副研究员。

  安徽第七届艺术节美术大展银奖(合肥)

  入编《2009年中国当代艺术年鉴》(中国文联)

  入编《2010年中国当代艺术年鉴》(中国文联)

  入编《中国美术作品年鉴2000-2010》(中国美术出版社)

  安徽第三届美术大展入选(合肥)

  对撞——文化的融合展(北京)

  “现象” 当代艺术展 (北京)上上国际美术馆

  全球华人抽象艺术作品展&理论研讨(卓克艺术网,抽象艺术促进沙龙)

  北京光辉岁月当代艺术中心推荐展

  “距离”当代艺术展(北京)

  2011-中国青年美术家提名展(成都)

  对话--2011南京当代艺术展 南京

  《如意》航空杂志专题介绍(4P),有诗、论文等发表

  《艺术虫》杂志(4P),《快尚》杂志(4P)

  论文发表《青铜文化研究》(4P)《中华艺术家》杂志专题介绍(2P)

  北京光辉岁月当代艺术中心鉴约画家

  2012—投资时报当代艺术精品展(上上国际美术馆) 北京

  搜狐、新浪、凤凰网、中国日报网、中国网、新华网

  东方视觉、99艺术网等数百家大型网站专辑介绍

  收藏:上上国际美术馆、成都美术馆、安徽省国际文化艺术发展基金会等

点击看大图

点击看大图

点击看大图

点击看大图

 

 

 

 

点击看大图

点击看大图

点击看大图

点击看大图

 

 

 

 

 

 

 

 

  枯涩之感—童领峰诗集《梦,1966》序

  梁小斌

  (朦胧诗代表诗人)

  童领峰在和我闲聊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在石涛,黄宾虹之前,中国画家从来没有过直面自然”。童领峰是位诗人,却在谈画,我心头也自然微微一震。

  在石涛,黄宾虹之前,中国画家是否写生自然,我真的不很清楚。但童领峰根据什么,说石涛,黄宾虹之前的画都不写生自然呢?童领峰送来了他的诗集,既然,诗画不分,我也就将童领峰的诗当成画来读了。

  从中我可以大致读到童领峰的心性,他是个爱在房顶上发呆以望四方的诗人,在童领峰的周围,有他熟悉的湖水,有雪印、山藤和烟,他希望能找到“会脸红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怀抱里有一只猫。童领峰的大部分时间恐怕都是在自己画室里渡过来的,这也是一位冥想多于外界观察的画家,或者叫画者吧。

  我有次在铜陵,读到了童领峰的诗,我说你的诗很像发光的碎片,每一块碎片,都闪烁着你的灵光,为什么说是“碎片”呢。我随意挑一首诗来读。他的诗如同松花江上的一条鱼,一黑一白似地在翻腾。从中我看到了一个孤独者的心性在闪光。但童领峰的诗很多。在寂寞的荒野,他辛勤地思索,偶感和凝神默想不断地迸发出来。心性的积累和堆积,甚至也有如童领峰的衣冠冢。我不忍心看一个孤独者心性过多,成为一种堆积。

  中国诗歌的发展大概也同中国文人画所走过的道路,大致一样,诗歌和文人画都讲究一个心性的抒发,心性的抒发它的最高界就是寂寞之美,童领峰的诗是有一些寂寞之美的。

  既然童领峰同时是位画家,他的画在北京的“798”当代艺术区的画廊里有很醒目的悬挂,我也顺便谈谈画吧。在民间绘画那里是不讲透视的,后来文人画学会了透视,但文人画通过透视,却透出了一个满目凄凉,在一个大山水里,文人画在找,我的家乡在哪里,这就有了不起眼的几座庭院,童领峰的诗也如同站在家乡的远眺,远眺甚至压迫着诗人,甚至连几座庭院也没有看到,于是只好就剩下精神家园,如同之烟,精神家园究竟在哪,童领峰在说,暂时也找不到。

  “从生命形态上讲,是从黄宾虹开始直对自然写生的,因为他本身已完全融入自然,而成为自然”童领峰如是说,是非常有见地的。“既要能画出比自己的心性还要广阔的山水,也就是说能画出精神家园以外的山水,同时就要给观者以温暖,先是有温暖的黑,然后才是有震撼,黄宾虹做到了。”

  心性既要驰骋,奔跑的再远,也不感到陌生。是童领峰研诗的得到的珍贵心得,他说:“在黄宾虹那里,黑是温暖。”

  但在童领峰诗选里写得全是心性,陌生感伴随着童领峰的青少年时代。当自然试图将童领峰挤压成唯有心性在闪光时,我期冀童领峰之诗重新拥抱自然,将家乡之境推向无限的寥廓。

  童领峰的诗具有浓冽的唯美倾向,他心目中的荷叶、萤火虫、鸟儿大都是从脑海里幻化出来的生灵,而绝少是关于家乡的所见,他也曾有对咖啡屋、霓虹灯影的现场描画,而大多只有一只高脚酒杯在抽象地闪烁,现场并不真切,因而呈现出光怪陆离心性的剪影,一切都阻碍着在家乡胡同里徘徊的诗人,我们只看到巷口斜雨的零落,而不能闻到斜雨的土腥气。

  童领峰的诗少了点土气,单纯地读童领峰,不清楚他是哪里人,因为光影和凋零全世界到处都是一样,家乡的土腥气还未曾尽染江南才子。

  少年时代,跟随父亲,一直在路上。从上海至四川,再到铜陵,成人复归上海游学,流浪意识早早就悄悄地潜伏于诗人的灵魂之中,异乡便是故乡,故乡即是异乡。

  诗人没有家乡,只有心性,没有家园,但有一个精神居所。因此,这是关于营造精神家园的诗,他的家乡在童领峰的精神家园的外面,暂时还没有一条土路通向他的书房和画室。

  铜陵的不远处有一个苏州。铜陵与苏州应同属江南,苏州的园林讲究“框景”,先是有“山穷水尽疑无路”,然后才造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视觉效果。童领峰的思想也存在一个视角问题,从一个漏窗望出去,他究竟能看到什么呢?中国文化人,从漏窗望出去,大多曾看到的是满目荒痍,和所谓的凄美,这种凄美虽说气象很大,但心性过于沉重,中国人读自然是在用浓墨给自然抹上沉重的一笔,所以甚至是诗,也容易失去自然的本性、本意和本色。

  好在童领峰是很有领悟能力的,中国毛笔的特性,不是过于枯涩,就是过于湿润,实际上都不是自然的本色。

  童领峰住在铜陵,实际上离黄宾虹不远,童领峰如能解开黄宾虹画风的浑厚华滋之谜,当也就解开了他的诗思里的枯涩之感。我不是画画的,讲错了,也无人追究,在我看来,中国画从表面上理解,似乎是站得很高,看得很远,以至画到天际缥缈处,而根本的实质是,中国画是想得很远,想到了天际陌生处。这说明,中国人的家园有一个围墙,我们是在家里将外面的自然越画越远,以至枯涩直无。所以,我想说,学诗也当学黄宾虹。因为童领峰在合肥见到我时,谈画的意趣胜于谈诗。由画入诗,童领峰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看得远,至于想了些什么,倒不必忙着总结、归纳。

  对黄宾虹的认识,我相信是他独立思考而得到的珍贵心得,既然这么想了,千万不要放过,通览童领峰的诗,与黄宾虹自然本色的通达差别很大,我倒不是指黄宾虹是一座峰巅,后人无法企及,我是想说,童领峰那么爱诗,写诗几近疯狂,他一定是以自己的诗歌之痛,反观宾虹大师的画,他看到了自己尚在精神围城之内。他是孩子向宾虹大师我们真正的大自然跑去。

  2011年5月1日于北京柏儒苑

 

  从天圆地方管窥中国古钱币上的文字造型与书法流风(略)

  (仅以秦代以降为论述逻辑起点)

  童领峰

  中国美术研究院 副研究员

  中国原始哲学中一直有奉行天园地方的观念,反映在器物的造型上。主要是对物象外形特征及神韵的模仿,来表达借助自然之力以辟邪、崇拜、吉祥等美好愿望。自从秦代将中国古钱币的形制稳定在方孔圆钱后,由此,可以从体现了封建皇权政治理念——君权神授并且象征着中央集权高度统一的“天圆地方”中管窥它所建构的系统以沟通天地的宇宙观以及试图解决辩证思想,即所谓“制器尚象”,其象,源于物;其质,源于天,即天体变化的现象,合而为一即是“在天成象,在地成形”。从具体的事物抽象地导出事物的象征。“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即器以载道意味着作为形而上的宇宙秩序与宇宙生命表征的“道”,分别通过万物具象的模仿和观念上的抽象,借象征两种手法,在“形而下的器型里展露无遗”。对古钱币的文字造型与书法流风的异延产生的重要影响。

  先秦时代中国古钱币由于春秋战国,群雄割据,各自为政,诸候列国的文化渊源和地理环境又不相同而导致没有统一的文字,文字的造型又多诡异,属于字无定法,书无定势时期:另一方面,青铜铸币本身还处在一个不断发展阶段,因此,即便是同一个国家在不同时期,或者同一时期的不同区域,均会出现异形特征和形态变化的差异。但书体却体现了一种不确定的原始美感并暗示一个文字统一的时代来临的可能性。

  纵览秦代以降,中国古钱币上的文字造型与书法流风中可以得出一条规律:潜在于“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态”的中国书法风格发展史以及由章草,楷书,篆书,隶书,草书,行书等先后出现并构成了连贯性,气象万千的完整书体系列中。古典书法的风格,书体,形态,笔力,结构,线质等呈现的形态异化。自由选择和文化取向与古钱币上的文字保持有高度的形式与内容的一致性。

 

  论篆刻社团思想的历时性与共时性的成因和演变

  ——从个体行为经群体意识再至社团思想(略)

  艺术家:童领峰 、

  作者 童领峰 中国美术研究院 研究员

  社团的本体指向,应归属于对人的行为在文化艺术的发生、发展和成熟过程中所形成的个体或群体聚散的类型的模式的研究。它是源自原始刻符的个体行为,后经群体意识再到社团思想的一个历时性与共时性的形态变异。

  

一个不变之变的他者——实验水墨:主动—自我的文化后殖民(略)

  童领峰

  20世纪对中国而言,从“千年之大变局”至当下。纵向则有“千年之大变局”至三次中国人精神史上的颠覆性之变;横向则有西潮侵入,从鸦片战争至全球化时代。其历时性与共时性的成因决定了中国绘画的历史趋势以及由此引发的中国绘画一系列的时空错位事件。

  90年代中期由本土原发的实验水墨,其根源与“千年之大变局”和三次精神颠覆之变有着天然与自动的关系。也许,实验水墨在中国当代艺术的结构性系统中还并不能代表中国当代艺术的主流和发展,亦不能认定或说它是复兴之中国的新的艺术形式和言说方式,但它从中国当代艺术与传统绘画之夹隙中突围而出变成一支非常至关重要的并潜在着巨大可能性的组成部分,却是勿庸置疑的现实。可是又不能否定的是:它可能急迫于代表中国当代艺术或自喻最具中国本土精神又具有试错的先锋与批判意识的艺术,与世界,特别是西方“文化霸权”构成对话关系并以期获得话语权中所表现出来的主动—自我文化后殖民的姿态却又是一个不得不令人反思的文化策略与选择。

 

 古希腊诗人西蒙尼德斯说

  古希腊诗人西蒙尼德斯说,“画是无声诗,诗是有声画。”弗洛依德说,“梦是通向无意识的康庄大道。”读童领峰诗集《梦,1966》,可使人想起古今先贤的这两句名言。

  ——陆扬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博士

 

 童领峰的诗用精致的诗句抒发着真挚的感情

  童领峰的诗用精致的诗句抒发着真挚的感情;无论是深沉的还是激越的,粗犷的还是细腻的;在这些诗作中融入了诗人对社会生活的深刻体验和思考,欣赏童领峰的诗,既是一种美的享受,又是一种真和善的启迪。

  张德兴 复旦大学中文系 教授 博导 博士

  这是一个复杂而忧惧的精神世界。

  ——虞建华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 博士 博导

  有潜质。

  ——陈振濂 浙江大学教授 博导

  

       从汉字解构到水墨观念

  艺术家:童领峰

  在“全球化语境”中,本土艺术不可避免地受到后殖民主义时代的影响和冲击,是主动迎合或是被动解构,是一种文化选择,更是一种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和策略。

  全球化并不意味着异质文化之间的互相排斥,而应该理解为一种多元并存又相互渗透的生态文化,如果一味为了本土艺术的纯粹,从民族主义出发,引发一场本土化的抵抗运动,本土艺术就可能不仅没有保持其原创性活力,反而会被解构甚至失去能够融入当代语境的可能性。

  现代水墨画在经过多次形态嬗变和革新之后,在以西方古典写实为模式,从写意到写实,实现以西方现代艺术为导向,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至90年代,又以西方后现代主义的模式,从现代转向后现代。

  在当代艺术领域,“实验水墨”一直处在争议之中,“实验水墨”究竟是属于传统中国画的当代演变,还是作为当代艺术发展中一个独立的重要部分,学界对于这个问题一直争论不休,在实验者各种试错和寻找各种可能性的迷阵中寻找水墨本体表现的语言叙述、形式拓展和精神探索,它似乎命中注定了它的历史使命的过渡性和文化选择的模糊性。至所以它有当代性的品质是因为它并不仅仅是某种风格样式和技术的呈现,而是一种先锋思想观念和社会批判意识的凸现。

  童领峰介入“实验水墨”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他是在受到比较学方法训练后介入的。因工作原因进入了上海外国语大学,学习起了“欧美语言比较文学”,种种的不适应和突如其来的改变接踵而至,成熟的思维偏偏“遭遇”了幼稚语言表达能力,使得童领峰一度迷失了方向。寒翁失马焉知非福,“欧美语言比较文学”中的“比较方法”恰恰让他看清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可是,“问题又在哪里?”,童领峰还是一样的困惑。

  幸运的是,童领峰的老师发现了这个困惑,并把他推荐给了复旦大学的张德兴教授,开始学习“现代西方美学史”等课程,并对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切仿佛渐入佳境,可是童领峰的求知欲还远远不如此,看清了解决问题的方法,现在也知道了问题在哪里,可是,“如何解决呢?”,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可是“实验水墨”毕竟还是一个视觉问题,有了思想、观念和方法,但最终还是要转换成一个视觉语言形式,那么如何将复杂的思想、观念和意识转换成视觉语言形式呢?

  “实验水墨”的“实验”性因内含的多维多义使它有可能把“当代”来做为评判的尺度和标准,而解构主义的思想则成为判断的依据。

  解构意味着分解和重构的双重意义。

  解构是介入视觉和结构的一种极度危险的寻找视觉语言方式,因为一般在分解结构的同时很难找到“再结构”的路径。

  当代实验水墨呈观出非线性发展的多元化格局,使传统水墨的能指与所指在分解和重构之中有了获得各种可能性图式的机缘。而传统水墨的蜕变所强调的是渐变,内省式的超越而非革命性的颠覆的审美价值重建,他是视觉的冒险者,也是传统的守护者,宁可主动解构,也不愿被动地的消亡。对汉字的分解,从一般的汉字语言意义上的构成原理来说,它的生命意志和存在形态将不复存在,童领峰对汉字的解体后,重新利用中国汉字“六书”的原则以现代意识和平面设计进行重构,形成一个视觉形式,这种多空间重迭、分离、接触、覆叠、透叠、结合、重合在画面上带来了多维多义的实验性特征,符号被赋于现代元素后进入当代语境,表达了诸多未知的意义语境的诗性气质。过程是发自内心的自我毁灭式的,童领峰的这次转换恰恰是他将自己的文化身份置于这样左冲右突观念矛盾之中,这种极端方式容易造成在文化认知和学术定位上的双重迷失,也使他的当代实验水墨在技术、图式和精神指向处于一种危险的不确定和游离状态。

  水墨意象略有抽象表现主义的特征。表现主义认为绘画不必去描述客观自然界和社会现象,绘画上需要直接表现作者内在的情感,抽象表现主义习惯用简单的几何形体来塑造悲剧性的氛围,这与几何抽象是不一样的,几何抽象是排斥情感因素的。而童领峰工科背景使他的思维逻辑上的几何意念,更偏向于蒙德里安的几何抽象即所谓垂直线与水平线是可以表达世间的一切结构的。而这里的线条在最后的视觉效果是将宿墨通过符合自然之道的经典书法的书写方式,行成墨迹后,在用水冲出一种被淡墨朦胧包裹着的具有独立审判价值的线条,再由这种线条所表现出的直线状态是画面的绝对主宰。

  在错综复杂的宗教色彩万变之中,色彩始终恒定在三原色和黑白世界上变化。同时在彩色的色块之间,由于不同的色彩关系和体块的组合,还可以产生一种空间深度的幻觉。

  画面基本构成元素确立后,童领峰开始隐喻式地从古老的西藏唐卡、岩画、年画、敦煌壁画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的文字、土俗的民间文化等以及在“本土资源”符号里寻找自己创造力的灵感。

  这虽然是一种十分危险的艺术游戏,这种对汉字解构后重构并有可能使他能够寻找到绘画的核心—原始意识即所谓非视觉的精神指向,一种发自本能的为动力的反绘画表达方式。

  二OO九年五月六日

 

  剥落的季节

  艺术家:童领峰 、

  对你,我命定是种亘古的悲伤

  遗弃在初恋的地方

  黑暗占领草原

  美丽的月才有星光灿烂

  庄稼丰收的时候

  我没落泪

  太阳剥落了大地赤色的肌肤

  黄花在烛光里失踪

  假如我的泪光

  象雨一样潇洒天空

  露珠和金子的婚礼

  给了我希望的种子

  东西南北风

  我找不到想要的迹象

  高高的云似一封久等的家书

  那场暴雨淋透我弯曲的头发

 

  女孩 猫

  艺术家:童领峰

  白猫

  在白衣少女的怀中

  同样的忧郁地看着窗外

  一起一落的秋之叶

  和风铃回忆从前一个亮的秋

  一支好听的歌

  月夜对着白衣少女唱歌

  和黎明一道消失

  白日梦,女孩和白猫

  画室一角的灯光四溢

  从画板斜斜的背面看

  有双束香烟升起

  女孩和白猫昨天的真实故事

  天下:朋友是旧的好

  衣服是新的好

  女孩和白猫对视

  一个流逝的难忘童话

  纷扬奇怪的雨在心中张扬

  仅有五分硬币

  买不起通向对岸的船票

  站在水边,望风帆

 

 

  别无选择

  艺术家:童领峰

  她生我时

  赤裸裸,血糊糊

  我大哭,大人大笑

  我死时

  一张白床单盖过头顶

  这里静悄悄

  一束轻烟入云霄

  母亲,她还活着

  世上唯一为我痛失地哭过

  活着

  在最后一眼风景里

  风哭了吹干

 

 

  寻读

  艺术家:童领峰

  无脚印的路

  它整体凹着

  千千万万灵魂

  从此

  聚散

  莫名的风

  虚构了一个我

  曾同步踏过

  我的眼睛

  又一次落在上面

  凹下的不是我

  吞噬是我

  爬上一颗自裁的树

  想筑个雀巢

  一代一代繁殖

  逃不过猎人的准心

  逃不过玩童的好奇

  老人己故

  新者太软

  只见道路,不见人踪

  只有空洞,不见流动

  假设

  比比喻更容易的陷阱

  不是创造某种辩证的逻辑

  而是悲剧的血

  凝结哀联上黑色的花圈上

  流动吧!

  唯有流动的颜色

  生命存在

  风吹吧!

  几片孤叶卷枯的吹过

  这些暮风的遗老们

  自然法则

  才是它们唯一的终审法官

  归宿荒芜的宝塔

  从树上落下

  只会燃烧起来

  才会有亮光

  重梦旧梦

  意外的孤旅拾得

  一个遗憾千年的古典美人

 

 

  对话

  艺术家:童领峰

  喝着搁夜的coffee

  一片鲜红的对话

  在白色枕上

  传过陌奇的质问

  赫色流动夏天的怀想

  美丽眼波

  塌坍坚固的堡垒

  造化的印象

  一个古典气质时代

  摸着月水

  偷偷地占领了村口与村庄

  起伏的声音

  力量的对话

  午夜的村口

  池塘也来来往往地乱窜

  你呼吸着无言的语言

  直说

  藏在季节的深处

  在远处

  你听!有一种声音的声音

  低低的水草

  沉入苍茫的夜色

  月亮印在水上

  星星闪在心中

 

 

  被痛苦

  艺术家:童领峰

  撕裂,母亲流着痛苦而惊喜的泪水

  我的第一声是她十月的十月

  我的第一声哭泣

  脐带连着无知与十月最后的丰收

  我的第一步跃出

  在大地的怀抱中与春种同鸣

  我痛苦来源于父亲

  父亲的痛苦来源于快感

  儿子的痛苦

  啊!父亲你是万的痛苦之源

  父亲你是万物创造之祖

  父亲与儿子与父亲

  象河水汹涌东流不息

  快乐是父亲的快乐

  痛苦是儿子的痛苦

  我痛苦在情人的酥胸上消解除

  情人的痛失

  十月怀孕后胜利丰收的惊喜

  拉我一把吧!

  我的情人

  你母性力量分解了我的痛苦

  酝化了我的灵感,创造和艺术!

 

 

  牧羊人

  艺术家:童领峰

  你高扬的响鞭

  怎么沉默在你的月夜下

  远方的羊群在哪里

  荒原上

  风吹尘沙乱

  月牙泉

  流尽了最后一滴泪水

  望瞎了双眼生在地上

  任狂风沙舞

  他己无力

  再超过一座山岗

  再渡过一遍沙漠

  他活着

  挥舞着羊鞭

  繁殖生命

  他去了

  无需半米坟

  高天飘过的流云似羊群

  更颓然

  更苍凉

  诉说着一片土地悲恨

  羊群散了

  村落毁了

  月亮单单凄鸣飞

  乱沙哗哗流水奔

  阳光下

  狼溜入羊圈

  月亮下

  我遗失了神圣的羊鞭

  光秃秃的岗顶上

  终有我

  无家可归的地方

  想对苍凉说

  我活着

  想对亘古说

  我死了

  大洪之水泛起

  我和黄土的浪迹开始了

 

 

  空房子

  艺术家:童领峰

  湖北的远方

  好象一个巨人背着夕阳

  走到我的面前

  疲惫地失落光辉的中午

  主人离家出走

  石子上的房子已整整空了十年

  窗子上所有的玻璃

  都被北风吹破

  告诉大地

  我还留有一颗种子

  在什么季节

  它会发芽茁壮成长

  女人的大腿

  和她的泪一样丰满

  早晚

  我会湖涂地着在上面发呆

  梦中飘散的长发

  带我到处乱跑

  终于找不到

  回家的那条来路

  遗忘的不是你

  是外公的水烟枪

  呼呼的怪声叫

  还以为是那个女人在性交

  读书的日子闲得很

  时间仿佛在行人间急穿

  它把我的衣服剥落

  穿插着三角裤向海水里跳

  1996年7月1日下午晴阴参半

 

 

  倾听

  艺术家:童领峰

  轻轻想敲响你神秘的门

  天窗含月亮

  记忆又在心吟唱

  空泛流光不见你

  独立过中秋

  梦中艾香飘在你长发中

  黄花渡秋日

  秋风秋火一把草

  透过痛苦的玻璃镜

  自己老自己

  苍凉心苍凉意苍凉人

  一切吻秋风

  苦闷破晓谁人知

  浅哼老歌予水波

  那倾心的注视

  已在云深处

 

 

  死亡 妖女 快感

  艺术家:童领峰

  死亡,妖女和快感

  从水中而降

  午夜由此慌张

  梦游在空荡的广场

  读一本书

  苍白无言一句话

  想象的草原

  怀上了成群牛羊和远山的露雪

  黑暗用脚尖

  象淫妇一样尾随

  深街上轻飘的回音

  她肉体进入荒年

  走在海滩上

  决非信步寻欢

  退潮之时

  失去一个反光的贝壳

 

 

  终级关怀

  艺术家:童领峰

  我面对的是一种丰厚的积淀

  先天消化不良

  只有眼睁睁望着

  回首赴向印着月亮的湖

  吸入月的智慧和水的灵光

  瞌上一万个响头

  真主也不会开颜欢笑

  我已不是她的嫡系

  我失去了她赋予我的超凡沉淀

  还有什么神力可说

  你在何方啊!

  你在不中央吗?

  摸着过河的石柱子

  找到历史陈迹哭泣的记忆符号

  一种终极关怀和理解的力量

  东方泛鱼白

  泪水流不出的地方

  荒坟下的白骨醒着

  唐朝还是元代

  没有失去的明亮高扬的千古风骚

  古代的一枚青铜刀币啊

  宣纸上一滴陈年墨迹

  一片淫浪下

  认不清回家的归路

  只缘身在此雾中

  秋风之中知了最后的宣言

  点缀末期的花边

  母亲依然在油灯下劳动

  孩子

  在午夜来往玩着皮球的游戏

  阳光来临时分

  大地分化着痛苦的绝唱

  一个苹果孤居在树上

  死亡在青涩的季节

  成熟蒂落似乎是一种遥远的幻觉

  你说不清

  却在那里张口无礼地辱骂

  我是谁

  我怎么会成这样

  因为你这样活着怎么会不这样

  剥开你的灵魂

  象涨炸的石榴一样

  四分五裂

  沾在一个死灵魂上

  一日断裂一日亡命

  告诉你一个秘密

  不解

  飘过秋风冽冽的赶杀

  要命

  拼死回到草垛的后方

  浮生是落日的迷茫

  扎根

  才能寻回失落的聚宝盆

  收集阳光

  爱和她对话

  迷恋是一种永恒的操守

  如雪的品格

  来源高山流水的直叙

  平静出之深深的潭水

  挽救

  亡羊不会从头开始咏叹

  属我

  也属未来的你

  获得一种美丽

  永存

  溅飞如血的浪花

  用生命去凝视

  眼中闪现

  一粒粒的鲜红玛瑙

  1996年8月9日 凌晨3:00

  抄于1997年大年初二下午 看冰上Batch

浏览 (855) | 作品发布:成名翰墨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成名翰墨  法律顾问:北京鼎弘律师事务所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694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39号
本平台内容系经过作者许可进行的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平台的官方意见或观点,对任何侵害名誉权、肖像权、知识产权、商业秘密等合法权利权益以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本平台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若您在使用过程中发现有侵权或其他违法违规现象的,请马上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地 址:北京市海淀羊坊店路18号光耀东方大厦N座六层638号  邮 编: 100038
电 话:010—88116684 传 真:010—68428808   Email:51yishu@163.com